关于“NGO”的搜索结果

从2002年至今,新阳光发展的十六年是中国公益慈善法规不断调整,民间公益组织生长空间被不断拓宽的十六年。

环保主管部门专为环保社会组织搭建一个旨在解决问题与联络沟通的年会平台,作为NGO负责人,你会来参加吗?

当下NGO最好的角色,就是直面政府难以抵达的“最后一公里”,去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以此撬动政府投入更多的资源。

谁能够获得登记或备案?哪些组织和行为成为执法对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这两个问题将再次凸显出来,答案将影响大多数组织的决策选择,也是对境外NGO法社会效果的考验。

一位中国留学生,两度只身深入南美洲腹地,探寻中资企业在那里的开发痕迹,遍访当地政府官员、民间人士,发现了另一个你或许陌生的“中国脸谱”,这些观察未必足够客观,但也不会偏颇得不值一提,他还试图给出善意的解决药方。

找不到业务主管单位、“一行一会”的教条式规定,是造成河北民间环保组织注册难、机构少的主要原因,进而也限制了民间NGO的活力。

国内公益组织目前仍处于草创阶段,其资源调配、机构执行和事务治理等多个方面,均与国际NGO存在差距,而“国际化”正是“倒逼机构发展”,促进国内公益组织与国际NGO对接的契机。

国内公益组织目前仍处于草创阶段,其资源调配、机构执行和事务治理等多个方面,均与国际NGO存在差距,而“国际化”正是“倒逼机构发展”,促进国内公益组织与国际NGO对接的契机。

漂绿(Greenwash),意指企业、政府部门等宣称保护环境,实际上却反其道而行之,实质上是一种虚假的环保宣传。由美国一家NGO发起的2013年度漂绿榜,将加拿大政府视为漂绿之王,知名企业亚马逊、苹果等均上榜。从这份榜单看来,消费者的对手已不仅仅是企业,绿色认证机构也成了漂绿帮凶。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