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长租公寓”的搜索结果

现实中来自农村在城市“留不下、回不去”的人当然有,一些人自视甚高,在城里混得不如意就会自感“无颜见江东父老”。其实,退一步海阔天空,城市里的农民工群体只要换一换思路,回去的路一直是畅通的。

关于一线城市租金水平、机构化租赁企业运营模式、资本在长租市场中所扮角色的讨论甚嚣尘上 危机能让一些长租公寓企业撕下华丽数据背后的遮羞布、正视良知的紧迫么?由长租公寓危机直接触及的城市化的阵痛、金融创新与滥用、政策的张弛收缩、住房市场供需长期失衡等纷繁复杂的问题能再度被正视么?

前不久,有同行李里(化名)见到自如CEO熊林。当时,自如正被舆论指责与蛋壳公寓一起抬价“推高房租”。这位同行关切地慰问了熊林。彼时,熊林还说,“这是行业爬坡期要面临的问题。”然而,令这位同行深感意外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如被卷入“甲醛门”事件中。

“租的房子刚搬来总是有各种异味”,“住房没几天就肺痛、咳嗽”,“入住后发现甲醛超标数倍”……近期,有关“自如甲醛超标”的话题在网络上引起广泛热议。8月31日,自如对房源空气质量环保问题作出说明:9月1日起下架全国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CMA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未来所有新增房源都将100%检测合格后上架出租,并在自如APP详情页展示检测合格报告。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装修问题长期存在,暴露了运营企业节省成本、长租行业装修缺乏监管等问题。

长租公寓一方面与房东签长租,但却月付租金;另一方面,长租公寓利用金融机构向租客放贷。

不赚钱的交易是耍流氓,这些公司为什么还要做?因为互联网时代的一套逻辑,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长租公寓背后的主体跟共享单车公司一样,需要从银行、从风投机构不断融资,企业获得的是流量,是入口,还有背后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2018年8月23日,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宣布破产。 一个名叫51返呗的网贷平台介入了鼎家、房东与租户之间,一次性将全年房租打给了鼎家,而租户需每月将租金付给网贷平台,鼎家每月支付房东租金。 随着鼎家宣布破产,房东拿不到租金,打算收回房子;租户则仍欠网贷平台大量租金。5个月前,上海“爱公寓”停摆,也以同样的方式留给房东与租客一地鸡毛。 长租公寓的金融实验还能继续吗?

地产系、创业公司系、酒店系、中介系,谁能唱到最后?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