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道歉”的搜索结果

过去几天,我们的内心再一次陷入了无比的沉痛和煎熬。仅仅三个多月,在平台进行安全整改的过程中,悲剧再一次发生,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我们非常悲痛和自责。尽管在逝去的生命面前,一切的言语都苍白无力,我们还是要郑重地向受害者,向受害者家属,向所有人道歉。对不起,我们辜负了大家。

据说,在电影《冰雪奇缘》里替女王艾莎配音并演唱主题曲的Idina Menzel,就在一次节目中说:孩子们播放主题曲《Let It Go》的次数多到令人厌烦了吧?在此向所有的父母亲道歉!

别低估了这一声道歉,它不仅仅是一个姿态,更反映的是一个政府对民众、对生命的基本态度。对于发展中的中国而言,它是比GDP、高楼大厦更能体现文明程度的指标。更何况,中国的各级政府根本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

19岁那年,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给毛泽东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从此一生都穷于应付追捧、流言、责骂与内心冲突。如今,67岁的她终于鼓足勇气面向社会道歉,却发现仍然无法摆脱自己身上的“符号”。不同政治立场的人一边骂她,一边期望她永远做那个符号性质的人。

“很多同学都说我特别不适合参与政治。说我这个人傻。说我有老年人的随和,但也有老年人少有的单纯。说:你是太单纯了,单纯得过于傻了!她们都说,我特别不应该参与政治,但这辈子却被牵扯到政治里去了。”宋彬彬说。

据报道,现年93岁的王晶垚先生不久前发表声明,表示在妻子卞仲耘死因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他决不接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虚伪道歉。那么,什么是虚伪的道歉呢,又可以如何识别呢?

回想自己在“文革”时的举动,我有一个道歉深埋心底。

一天中午,拄根竹棍的七旬老人张科廷说自己吃不饱,哀求给他舀干点。我硬是从老人的缸子里舀出一瓢较干的,又添入一瓢清汤……老人低头含泪,默默离开。哪料到,第二天就传来老人咽气的消息——我可是老人弃世的直接推手啊!

“文革”十年,我被批斗不下百余次,挨打更是不计其数,至今无人向我道歉。当初整我最积极的一位,在我平反之后,不是道歉,而是托人说情,希望我不要报复。看来,他压根就没有想到“道歉”两个字。

我曾撰写一文见报,文中提到,“文革”期间,有人将悬着大牌子的铁丝套在张老的脖子上勒出一道血痕,还强迫张老接受批斗。但文革后张老同意提拔该人为副处级干部,并说服其他领导。我未点名,却有人对号入座,因此批评指责我。可见,某些人头上的癞痢疮疤碰不得。

道歉的反面仅仅是不道歉吗?有一种叫“无主语过错”的“道歉”,它所表示的过错没有明确的过错者。例如,“一个国家、整个人类所走的弯路,如十年‘文革’,这样的弯路确实使人摔跟头、碰壁,头破血流”。与此相似的,至少还有其他三种看似道歉的不道歉。

61岁的刘伯勤,退休前任济南市文化局文物处处长。日前,这位当年的红卫兵在媒体刊登广告,向在“文革”中受到自己批斗和抄家的众多师生、邻里道歉。广告称“垂老之年沉痛反思,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