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边境”的搜索结果

在边境,除了一如既往地翻山越岭,孤独与繁荣,更像互不相容的水与火,同时磨砺着这群年轻的官兵。

边境丛林是不少涉毒和非法出入境人员的天然掩体,打击边境违法犯罪是打洛公安边防派出所的重要任务之一。

一位老师,花了四年光阴,带领学生探访了中国大陆最东、最南、最西、最北的四个地方。最终,这位老师用了四个字概括了这四年的旅程——值得欣慰。

在中国大陆最东、最南、最西以及最北的边境,最让人兴奋的是,你站在一个国度里眺望着另一个国度,在一个神秘里边感受另外一个神秘。在国度的边境,风景美得极致。以为是探索的终点,却才知道是神秘的源头。

李老板来自四川,在果敢老街做家具生意快20年。他年轻时候就来到这里,也不再想离开。只盼望战争能早点结束,他能回老街继续售卖他那一百多张床垫。

一名朝鲜逃兵越过图门江,窜入吉林省延边州,杀害四名中国公民。据统计,五年间延边州检察院办理的外国人犯罪案件中朝鲜籍人数占比八成,杀人、走私、贩毒...频发的越境犯罪案件,中朝边境居民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人口“空巢化”加剧,无人区增多,社会不良案件频发,近年来,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和技术,实施“科技控边”。

非法测绘者通常打着旅游、探险、生态环境考察、考古、学术研究、经济合作的旗号。测绘工具很隐蔽,一部高精度手持GPS 接收机“可以装在裤兜里”;测绘的手段也更为隐蔽。

克钦战事已造成10万克钦人流离失所。80%的难民营分布在中缅边境线上,背靠中国、避免炮击和空袭,是难民们从中国得到的主要庇护。克钦当局只能供给难民每人每天一斤粮食,儿童挤在竹篾通铺上互相取暖,疟疾、呼吸道感染及痢疾肆虐,药品极度紧张。想方设法穿越国境线——中国已成为克钦难民期望中的生存之地。

克钦独立军最重要拱卫据点日前失守。缅甸政府军兵临克钦邦大本营。“我们在拉咱的外围修筑了战壕,布置了超过2000人的军队。”李姓秘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于建制被打散,这些部队多是混编而成,他们会为了“保卫中央”死守拉咱。而据缅甸伊江新闻社1月16日报道,政府军已经开始进攻拉咱。

胶片机的美好在于岁月好像被锁在一格格胶片上,不断变化,不断沉淀……那些人,那些景,每次翻看都看见不同的模样。这是2009年9月的珲春拍摄的一组照片,靠近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交界。

“田浩是谁?”总有人在知乎上问。在这个“所有人问所有的人”的网站上,用户田浩成了一个让其他用户好奇的问题。类似的疑问还有:“怎么才能嫁给田浩?”更多的情况下,当“毒品”二字一出现在知乎上,生于1989年的“前云南边境缉毒侦查员”田浩就被@了。

就在两个月前,广西边防成功破获一起特大跨国走私毒品案,缴获海洛因162块,重达62.2公斤,这是广西公安边防部队迄今为止一次性查获毒品最多的一次。而查获地,正是凭祥。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