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语言”的搜索结果

一次我有幸拜访神往已久的四川青城山。青城山不愧为道教名山,层层叠叠的山门上满是别有深意的对联。到达山顶的“上清宫”前,迎面左上方手书“钟敲月上,磬歇云归,非仙岛莫非仙岛”,右边下联“鸟送春来,风吹花去,是人间不是人间”。联后视线所及,一片仙山雾海,正是这诗里的情境。突然,旁边一位巴基斯坦老铁拦住了我,用印巴口音英语问说:“打扰一下,这上面的中文是什么意思啊?“这一下可把我狠狠摆了一道,我们一行人面面相觑,最后我挤出了几句搞笑版的英文翻译,总结为:“月亮和云飘飘,那是个岛不是?好像真的是!鸟也来了,这还是人间不是?貌似还是!”老铁被惊诧到已经不是人间的样子,好在接下来我们结伴而行,我才有了长篇大论的机会与他切磋。此因缘也使得我细细回想起在各国听到的语言和它们所表达的态度。语言是一种兼收并蓄的创造,它可翻译又不可翻译,在有些片段中它的言传是为了意会。

“尼玛、屌丝、逗比、你妹、草泥马、我靠”等都是微博榜上有名的高频词汇。 这些带着轻蔑、侮辱特征的网络语言的传播力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输入法能自动“联想”,人一旦在某些愤怒的情绪下,低俗词汇就容易演变成暴力语言脱口而出,无形中伤害他人。

在未来几年中,我们将会慢慢习惯、喜欢与机器说话,让它们成为更好的工具,成为难以觉察而自然的助手。

欧洲的语言很多。如果不谈俄罗斯——因为它不一定属于欧洲或“西方”,那么欧洲最多说的语言是德语。但历史的原因让德语在欧洲只算第三重要的语言,英语第一,法语第二。

台湾“三温暖”这个翻译本想音义兼顾,却容易让人望文生义,大陆的“桑拿”直接音译,虽然比较缺乏意境,但起码大陆民众不会误解sauna,反而可能比较妥当。

近年来台湾呛声文化普及,出现了“踹共”这个新词。“踹”为闽南语“出来”的讹变转写,“共”乃闽南语“讲”的近音字,“踹共”就是“出来讲”,意为要当事人出面讲清楚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