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济”的搜索结果

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路德维希·冯·米塞斯(1881—1973)活了92岁,在经济学家中算是很长寿的一个。汪宇先生在为《米塞斯回忆录》所写的“出版弁言”中说,“在乱世,所谓寿多则辱,因此他经历的苦难也更多。”米塞斯在欧洲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算是“乱世”,六十岁上下流亡美国,包括冷战时期,恐怕算不上“乱世”。所以米塞斯由于“寿多”,相对而言,“乱世”对他的影响反而并不很大;他的“受辱”,大约主要是就他始终未被经济学界的主流学派所认可而言的。

最富有的百分之一有着极大的流动性:当沃尔玛称雄于零售业时,亚马逊的贝索斯大学还没毕业;当美国政府指控微软搞垄断时,脸书还没有问世。

经济学家薛兆丰一直处于争议之中。2018年初,他在知识付费APP上开设语音专栏,目前订阅数超过27万,创造了全球最大的经济学课堂。 但也不乏北大同僚在公开场合质疑他的专栏和学术水平,其后,薛兆丰离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特朗普政府挥舞“大棒”而来,美伊双方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动作频频,但“斗而不破”仍将是伊朗对美政策的主基调。

各路资本、新技术企业积极入驻,而作为操盘者的政府能通过培育独角兽来帮助当地实现经济转型吗?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