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秘密书架”的搜索结果

至今半个世纪过去,虽然我已背不出全文,但是文章的开头却记得真切:“她也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由于命运的差错,出生在一个小职员的家里。”

老实说,从买回一个散发着臭气的破旧本子,到以它为基础完成一篇清清爽爽的论文,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而一个局外人写的论文得到历史当事人的认可,这感觉同样非常奇妙。

现在的历史研究越发专门化、碎片化,并力求(社会)科学化,却常常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或者只了解一个人的每块骨骼的轻重、尺寸,但却对这个人的外貌、习性、爱好、阅历等一无所知。这真的是经典的历史学么?

经学曾经几乎是古代学术的全部,但是古人很少给经学或经书做定义。现在经学成为“显学”,却又似乎是误而又误。然而不论怎么看,经书是最容易寻找的古籍。那么,回到“秘密书架”这个主题,问题就是:在最普通常见的一类书籍中,蕴藏着学术的秘密吗?

类似的读书经历,我有过很多,从福柯到哈贝马斯,从亨利·詹姆斯到奥克塔维奥·帕斯,读着读着就有把作者从坟墓里拖出来揪住其衣领大喊“Why? Why? Why?!”的冲动。

青年时期,我喜欢鲁迅的“战斗性”。中年以后,喜欢他的随笔,情感沉郁而文字淡雅。鲁迅喜欢木刻,不仅自己收藏,还栽培很多年轻人。

如果说,鲁迅教我如何做人,德热拉斯教我如何论世,那么,李泽厚则告诉我怎样做学问,王年一指示给我后半生的学术之路

天下的好书何限,我能够读到的不过沧海之一粟而已。我列出这十本来,也没有向别人推荐的意思,对于无论青年、中年、老年的谁来说,这些都不会是他的“必读书”。

古代的民主到底与现代的民主有无关系?古代民主能否直接影响近代民主,它对当今是否仍有借鉴意义?芬利试图用一本篇幅不大的书来回答上述问题

我以为喜欢读书,其实和热衷于斗蛐蛐、玩葫芦等玩物丧志的事差不多,并无多少神圣之处。古人说寒窗苦读学会舞文弄墨是雕虫小技,其实,这倒是更接近生活世界的真理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