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影”的搜索结果

继2014年《霍比特人:五军之战》之后,时隔5年,彼得·杰克逊终于又出手了,带着原班团队一同制作了这部《掠食城市》,首先就是要将菲利普·雷夫笔下的废土世界和蒸汽朋克风格落地。

如果以《小武》为起点,2018 年贾樟柯导演从影整整二十年,这期间,从国企下岗到汶川地震,从三峡大坝合龙、煤老板崛起到网络直播,一系列社会热门新闻事件都能从他的电影里看到侧写。二十年,变化的不仅仅是时代,贾樟柯的电影以及他自身也在变。他的电影就像一个个面目清晰、形态各异的脸谱,在幻与真、虚与实之间,对这个大时代的模糊气相进行了切片。

2018年,导演文牧野的第一部电影长片《我不是药神》上映,获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巨大成功。没人预料到,这位新导演在这一年会有如此丰饶的收获。他的际遇折射出中国电影业的希望,市场和创作者都在成长,与观众实现了良性的互动。

十一月的国内外电影话题度不低。《你好,之华》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携手中国团队的作品,《无名之辈》是口碑爆棚的国产黑色喜剧片。《毒液》《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摘金奇缘》都是经过好莱坞检验的作品。讲述朝圣之旅的《阿拉姜色》虽然小众,却被影迷津津乐道。在《周末纸牌屋》第七期中,姬少亭、史航和周黎明分别为它们排了座次。

《无名之辈》的逆袭之路并不个案,口碑已经逐渐取代了影片的话题性、演员阵容、成本、特效等因素,成为观影前优先考虑的问题。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中国电影怎么了?

午后秋阳斜照凤仪门,飞檐翘角的影子在平遥古城西大街上渐渐拉长。2000年,导演贾樟柯在这面城墙上拍摄电影《站台》,片中的小城文艺青年弹吉他唱歌,没有观众。 沿西大街东行数百步是平遥电影宫。1950年代,这里是平遥柴油机厂。贾樟柯电影《站台》曾在柴油机厂礼堂取景拍摄。如今,礼堂外墙上“鼓足干劲”的标语依稀可见,礼堂已变成平遥国际电影展红毯拍照区。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