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巴格达”的搜索结果

巴格达迪是否确已毙命,某种意义上已并非核心问题。重要的是,作为统一的军事、经济和意识形态,尤其是地理政治实体的“伊斯兰国”,目前基本丧失了继续维持的可能。

“战争结束之后,我们的战士将放下武器,以德高望重的教士为领导人,组成政党参与国民议会选举。”迈赫迪一本正经地向笔者介绍。但他们要如何安置那些除去开枪之外几乎一无所长的年轻人呢?

女记者在巴格达活动,危险与特权并重。危险就像是雨水,不知何时打在身上:汽车炸弹、绑架、党派仇杀……不戴头巾的外国女人,特别容易成为袭击目标。那天晚上,我经历了距离最近的爆炸,也看到了最美的巴格达。

“巴格达有700万人口,一天两三起汽车炸弹又算什么呢?可能都没有北京一天交通事故死的人多吧。”巴格达夜晚灯火通明,到处有狂欢和歌舞。是他们不畏生死,还是已经习惯了生死无常?在巴格达最古老的大学里,我才找到了答案。

巴格达全市的检查站都是24小时值守。晚上凌晨2点多,我的同事刘俊刷了下微信的“附近的人”,竟然刷出来十几个周围值夜班的安全部队的兵哥哥,为啥伊拉克大兵在漫漫长夜里无心睡眠?“知道”带你走近这群爱微信的伊拉克大兵。

街上数不胜数的检查站,加上没有进口税的车,使堵车成了巴格达人每天最头痛的事儿。伊拉克安全部队在跟恐怖组织的对抗中节节败退,恐怖组织已经打到了首都脚下。他们军心涣散,因为不知道为谁而战。

巴格达男人的喜好:他们比较倾向丰乳肥臀的女人,中国式的干瘦气质型美女在伊拉克没有市场。订婚对于伊拉克人有很强的拘束力。Omar已经和未婚妻冷战超过两个月,但仍保持“高冷”,有种“不管怎么样,她已经逃不掉了”的感觉。“知道”告诉你,战火中巴格达人是怎么谈恋爱的?

好不容易与儿时偶像闾丘露薇联系上,我问闾丘的第一个问题,却是关于穿衣打扮,回想起来确实有些怂。去巴格达,到底要不要戴头巾?有朋友说一定要带,万一被绑架就有了归顺的机缘。也有人说,美国控制巴格达那么多年,没有人还会在意头巾。

在萨达姆时代,媒体也是什么都可以说的,除了不能批萨达姆及其家人。埃米尔说,这是萨达姆定下的“红线”,他认可媒体的“看门狗”作用,就该让它们说话,当然前提是自己是那个给狗喂食的人。

它既像是好莱坞战争灾难片宏大的布景,又有中国1980年代刚富起来的沿海城市的迹象。重建秩序的过程中,不安和兴奋、失望和希望、毁灭和重生……每天都在这个拥有1300多年历史、800万人口的城市里交错上演。

作为摄影记者,刚一拿出相机,就被大兵们拦截,照片被强令悉数删除。所以,我干脆掏出手机,像路人甲一般拍了一组巴格达。这些片断,是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对另一群普通人的观察和记录。

2010年3月7日,伊拉克人迎来了历史上第一次由选民直接投票的选举。在之后的这两年中,“民主”究竟怎样改变了伊拉克及伊拉克人,那里的人们如何看待这个新事物,我们努力为读者带来最近距离的观察。

伊拉克警方11月28日说,首都巴格达绿区当天遭迫击炮袭击,致使一名伊拉克国民议会议员严重受伤,另有2人当场丧生。同日,巴格达曼苏尔区发生一起汽车炸弹爆炸袭击事件,造成2名平民死亡,另有4人受伤。

伊拉克警方8月28日说,首都巴格达市内一座清真寺当天遭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8人死亡、40人受伤。目前尚无任何组织或个人声称制造这起袭击事件,案件正在调查中。

伊拉克首都巴格达5月3日晚发生汽车炸弹袭击事件,至少造成9人死亡和30人受伤。随着美国宣布击毙“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丹,伊拉克安全部队从5月2日起已全面提升戒备。伊方官员和舆论认为,“基地”伊拉克分支在近期可能发动大规模袭击进行报复。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