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史记”的搜索结果

小国的心态则比较复杂。我弱小你强大,在规则下打仗,弱小的必败,而小国如果不讲规则,那么可能会有翻盘的机会,但是一旦翻不了盘,就不堪设想了

《史记》里,随国只是一个夹在楚国和周天子之间的可怜虫,楚国不灭随,只是留着它作为缓冲和中介。

有一回,刘邦在内廷闲居,周昌不待通禀,直接就入宫奏事。一进宫,但见高祖紧紧搂着爱妃戚姬,正半点都不正经。周昌一看,满脸不悦,掉头就走。刘邦瞥见了,赶紧放开戚姬,急急追出,一跃,直接就骑到周昌脖子上,涎皮赖脸、似假若真地问道,“我何如主也?”周昌没好气地言道,“陛下即桀、纣之主也”。

《史记》是我第一部“根底”书,冥冥中若有神意。我在12岁和13岁之间,非常渴望杀时间的大部头书。当时(上世纪80年代中叶)不存在网络,我似乎懵懵懂懂地以为中学生的生活状态是永恒的。我没有足够的钱买足够的书,填满用不完的无聊时间。因此书越难读,耗费时间越多;对我来说就越好。

太史公《史记》、阳明《传习录》和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霍列特·卡尔的《历史是什么》,这三本书对我的影响是持续不断的、终身的,不会因个人境遇和研究兴趣的改变而改变。

我曾以为,老兵,特别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一定有些与众不同,即使头发花白,老人斑比眼袋还大,眉宇间也应该有麦克阿瑟那种“老兵不死”的气质。但事实上,他们只是老人。相对于战场,转业后四十多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迹更为明显。

作者以曹汝霖晚年回忆为例,指出,曾任北大校长的蒋梦麟对“五四”运动的叙述还算价值中立,而大量类似的叙述,尤其是后来历史教科书里的宏大叙述,逐渐建构了关于“五四”爱国运动的完整谱系。至于“五四运动”中发生的具体细节,尤其是当事人中间被暴力一方的记忆,似乎隐没不彰。

石妮歌认为,发生在一代人身上的事情,所影响的远远不止一代人。大屠杀也好,殖民出征也好,不仅对于当事人,而且对于后人也留下了无可磨灭的烙印。“既没有叙述,也没有遗忘,这是强加在战后一代人身上的双重束缚。”

石妮歌说,传统也是一种记忆。但有时一个记忆会遮蔽另一个记忆。传统会让人脱离历史,传统是静止不动的。人们在寻找传统的时候,可以不考虑人在历史中的作用,不去关注人在历史中人发挥的角色。

选文20篇,即兴漫笔,散无统系,始于清末,讫于民初,逾此不着一字,此间不乏名人大事,竟告阙如,究其原委,读者自能意会

历史地看,边缘和中心,庙堂和江湖,主流和支流,总是在不断地转换。变革的新风,创造的活力,常常是在边缘、江湖和支流上。我体验黄仁宇先生的心路历程,为我写作《复活的历史》找到了新的动力。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