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家”的搜索结果

“我觉得我是严肃文学作家。往往大家都会比较夸张地说我是畅销书作家,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2018年10月,西西获得第六届纽曼华语文学奖(诗歌奖)。她是纽曼华语文学奖的第三位女性获奖者,也是第一位来自香港的获奖者。她总能以赤子的真心,巧妙地四两拨千斤,若非梳理她的履历,我们不会注意到,这位字里行间一派谐趣的写作者1938年出生,已经八十高龄。 “因为我有乳癌,只要复发,就会死掉。我倒不害怕,但我还想写作,还想做布娃娃。命运这种东西很奇怪,你说它没有,好像又有。世界上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人太渺小,世界太复杂”

写作《鱼翅与花椒》时,扶霞已经在中国各地探访美食14年,有了一丝倦怠和自责:“我总是在想念某些人、某些事。我已经吃饱了,只想回家。我不想一辈子总在吃兔头和海参。我想在自家的花园里种种菜,做点酥饼和牛肉腰子饼这种传统的英国食物。”

英国作家蕾秋·乔伊斯第一次来中国,因为语言不通,她只能保持微笑,或者通过一些手势表达自己的感受,仿佛回到了儿童时代。

他在牛津大学这个世界上最文明的地方似乎并没有找到身份认同。特立尼达也不是他的乡愁。多年以后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致辞时,他甚至都没提到他的出生地。印度就更不是了,对他来说,印度“从来就不是一个有形的世界,因而从来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它远离特立尼达,是个存在于虚空之中、没有具体历史的国度”。 尽管后来他三度考察印度并写了关于印度的三部曲,但他声明:“我不为印度人写作,他们根本不读书。我的作品只能产生在一个文明自由的西方国家,不可能出自未开化的社会”

以绝望来把握希望。世界如斯,他心底如斯,他笔下如斯:种族歧视,文明冲突,爱恨交加,真假难辨;希望和绝望,如影相随,在默默地勾结、斗争。“我没有想到,在中国有那么多我的书迷,而且对我的文本有那么深刻的解读,我很高兴。”

有两个人,相遇于某个场合,他们亲切地握手、拥抱、吻对方的脸颊,就是在交谈上边表现得难如人意。

国家工商总局2016年8月公布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民用机场的餐饮消费问题备受关注,多家机场做出了“同城同价”的承诺,即商家所经销商品的零售价格,不高于同样品质品牌商品在市区的价格。您如何看待机场候机楼餐饮的物价?
您认为在机场候机楼内用餐,人均消费多少元比较合理?
对于机场承诺的“同城同价”的落实情况,您的感受是?
若您认为存在机场候机楼内餐饮消费高的问题,您认为应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最少选择1项,最多5项)
   查看投票结果
小强填字
最新游戏:韩寒的一部代表作。